我總是說タケ是文藝青年...
可不是空穴來風!
一個唸理工的男生...文筆這麼漂亮....
任誰都會對他著迷的...哈哈....

Arouse
 
   不知道是誰說了那個無聲故事
   所以驚惶的眼還來不及反應著沉默
   然後來不及記住的情景又再一次消失
   就是這樣才令人感覺恐佈
 
   生活就在這樣反覆的出現與消失的熱情間
   用快半拍的節奏不間斷
   像是出現反轉的破折號
   一瞬間就變成低音符
   然後反應著沉默
   看不出是驚喜或是錯愕
 
   我和你都坐在那班快車裡
   眼前的影像快轉悚然沒有表情
   像是串在一起的音符
   默默撥放著
   雖然是快車卻也每一站都會停下
   我們都買了沒有目的的車票
   每一站都可以是終點
   那裡都有不一樣的人事物經過
   然後繼續對坐著
 
   按下play
   車廂又關上門
   又有些失去重心


Heterolysis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酗咖啡的呢
    大概是愛上你的同一時期
 
    我以為習慣就像戀著你一樣
    是個戒不掉的癮
    在純白瓷杯裡加一匙糖一樣的愛情
    總是有種獨特的氛圍
    清晨看著你熟睡的臉
    我在煮咖啡
 
    乳白色流理台下的密封透明盒
    小心翼翼隱藏的氣息
    走味的總是特別苦澀
    我開始趴在餐桌上倒數著保存期限
    如果加了一把糖就不那麼容易遺忘
    也許回憶就不那麼扎人
 
    劃破的無名指
    那顏色才是調味
    我還在喝咖啡
    只是不那麼濃烈


很美的文章吧........

全站熱搜

De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