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像血液一般的流過她的身體

但是 她並沒有因此而甦醒
反而更加疲倦不已
咖啡因對她一點功效也沒有 她感嘆

她依舊沒有改變喝黑咖啡的習慣
而他還是加了一包糖和奶精

每個動作在餐桌上發生地自然

"怎麼了?" 他問她
停格中的她回神過來 "沒事" 她這麼答道

這幾天她常常不經意地陷入自己的沉思當中
有些話想說 卻沒有開口
因為她找不到適當的發語詞

可能是咖啡因麻痺了大腦中的語言中樞
她一邊想 一邊又輕啜了一口黑色液體

"又下雨了" 她終於從充滿咖啡香的口中擠出了一句話 

全站熱搜

De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