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她一點都不想要被他叫出名字

六天的寂靜 她終究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不解
撥了電話 卻後悔了

中午時分 吵醒了還在睡夢中的他 其實無妨
只是
他開口的第一句 竟是她的名字
這兩個月不曾出現過的字 竟然如此無預警的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

她像受驚的白兔一般
彷彿闖入了森林中的陷阱
驚慌失措 力求鎮定的問候幾句 假裝貼心地要他繼續去睡
而他承諾晚點再撥電話給她
她笑笑說好 卻知道什麼都不要多想比較好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掛上這通似乎不該撥出的電話
眉頭深鎖
站在流理檯前的她 竟然連一瓶蔓越莓汁都打不開
為什麼會這麼難過

與其說沒有徵兆
不如說是自己不想承認

矛盾的自己 該如何解讀
害怕被叫出名字 是因為這就代表了兩個人明確的關係
而這就是她最不想要面對的那一刻

全站熱搜

De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